“笑子,你看,这是你喜欢的香雪兰和奶油泡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05-03 10:11
 
  “如果没有你,我活不下去。”他的眉头锁得更紧了。
  “我当时竟然说出那么无情的话,真对不起。”他嘟哝着,很痛苦地咬紧了嘴唇。
  “笑子,你看,这是你喜欢的香雪兰和奶油泡芙。”
  “香雪兰和奶油泡芙?”我在梦中想,“奶油泡芙是什么味的?”
  “哎呀,太出乎意料了,竟然能在这里见到您。”柿井夸张地说,“睦月这家伙,只能说他爱搞保密活动,他本应在结婚前把你介绍给我们大家认识。我和他是从学生时代起,就为通过全国医生资格考试共同奋战的伙伴。”
  “噢。”我只好含糊地附和着。这时我才意识到,睦月的朋友我一个也没见过,也许是因为我们没有举办婚宴的缘故。即便如此,这无疑也是不自然的。而且,我来睦月的医院也是第一次。
  “柿井先生。”
  “嗯?”
  柿井看上去是个和蔼可亲的人。
  “过几天去我们家里玩吧。”我完全以一位妻子的心态说。睦月在旁边好像大大地松了一口气。
  自动门外面,灿烂的阳光特别温暖。
  “回去的路上要小心,先坐6路公共汽车,在营业所前换乘1路。”
  “我知道。”我说着走下了台阶。
  “你没有其他事吗?”
  睦月在身后问。我挥了挥手,告诉他没有什么事。
  洗完澡后,我从冰箱拿出了一罐西红柿果汁。
  “什么时候请客人来。”我一边切法国面包一边问,睦月正在搅和炖菜,说:“再过段时间吧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没有为什么。”
  “你讨厌柿井先生?”我咬了一口涂满黄油的法国面包。
  “没有呀,那家伙人很好。”
  “哼。”
  我想,看来睦月不愿意请朋友到家里的理由只有一个,就是睦月不愿让自己的朋友见到我。
  “菜做好后叫我。”
  我退回到客厅,把剩余的西红柿汁浇到阿甘送的青年树上。
  “这东西,味道有点像血。”
  酒精中毒、情绪不稳的妻子,确实不应该向众人展示。
  “这样行吗?把西红柿汁浇到树上。”
  “当然可以,因为很有营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