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当我想着这些美事,电梯就到了楼下,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05-04 18:31
 
  正当我想着这些美事,电梯就到了楼下,只有我一个人。天上开始打雷了,没打几声就开始有零星的雨点。我没有介意这小雨,因为我身负重任,楼上的同事们都在等我的大扫除工具呢。我快步地朝前走,本以为很快就能发现一些日杂商铺。结果走了两站路,也没
有发现一家卖笤帚的。乌云密布,我第一次漫步在商业区的大雨中,急切地寻找我需要的拖把、扫帚、抹布与盆。我的头发全都湿了,二八分的界线我想也不那么清晰了。脸上沾满了雨水,问匆匆过往的行人,哪里有卖抹布的?他们用南京话说,潜(前)面潜(前)面
,夫子庙哎!我一想,夫子庙,还有三站路,下那么大的雨,还是不去了吧?不去?肯定不行,大家都在等我呢!打车吧!七元,会给报销吗?不报了,自己垫了!凭什么呀!步行那么远,被雨淋成了落汤鸡,为公司办事,还自己垫钱,这事我不干。经过一番激烈的思
想斗争,我还是决定打车前往,不能让大家久等。要不是考虑这些问题,我可能早就找个网吧或者餐饮店歇着等雨停了。
  到了夫子庙,很快我就把工具办齐了,塑料盆、拖把、抹布、水桶、笤帚等等,一共不到四十块钱。正当我准备走的时候才发现,我还得打一次车,不然我扛不走这些东西啊。数数身上的零钱,还好,够了七元。
  到了公司楼下,雨停了。我将这些塑料制品挪上了电梯又挪到了公司。然后大家就开始一起打扫起卫生来。我抹抹额头上的雨水与汗水,也加入了其中。没人知道我此前的经历,我也一直没有说,直到很多年后的今天。
  第二天,经理说,填个报销单吧。于是我就填了。我把所有购得的商品价格条目全部列出来了,很奇怪,我竟没有胆量将那十四元的打车费写上去,就好像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一样,那么近的路,竟然还打车,太奢侈了吧,太想占公司便宜了吧,买东西才买了不
到四十元,打车就打了十四元,比例严重不对啊!想到这里,我感到自己做得确实不够好,我觉得自己应该将水桶反扣在拖把的头上,然后将它们与笤帚一起扛在肩上,怀里抱两盆,兜里塞两抹布,重量其实并没有多少。我觉得以我当时在学校大热天踢一下午足球的体
力是完全可以携带这些东西步行回公司的。但我并没有这么做,我打车了,我太冲动太草率了,我错了。
  现在,我完全可以隐瞒这样的错误,或者自己为自己的错误买单十四元打车费。认真回想过去,不对!这帐不能算自己头上,我之前被大雨淋乱了发型,新亏自己身体好没有感冒,我也挺不容易的其实。难道不是么?一个月才600元,虽然比那些找不到工作的、搞传
销的、回家啃老的同学要强了很多,但也属于刚刚解决温饱的苦难阶层。住房与同学合租在孝陵卫的山上,除去房租75元,除去伙食费、拷机费、请女孩子吃饭费,再到批发市场买件衣服,基本上就没有了。所以,这十四元钱,我绝不能自己掏,我不想装大款。考虑到
上述那么多的天灾、人祸、面子与利益等复杂因素,我重新填写了一张报销单,很“巧妙地”将十四元的打车费“分摊”到拖把、笤帚与水桶的头上,加在一起,合计六十元左右。
  第三天,总公司会计恰好过来对账,顺便就打算把我垫出的那几十元钱给报了。会计把我叫了过去,问,这拖把上明明就是贴了个“¥10.00元”的标签啊,你为什么在报销单上写了15元?还有这水桶,是“¥14.00元”,你写了20元,扫帚“¥7.00元”,你写了11
元……你整整多报了15元,你看看,每样东西都有标签贴着呢!
  这……这…….,这些都是错的……我满脸通红,吱吱唔唔地一边无力地搪塞一边用指甲去抠、去撕那些该死的价格标签,之前我从没有注意过它们,我坚信,那位夫子庙的店主也并不是按照标签上的价格跟我结账的。我就是虚报,也不可能多报15元,而是14元。我
有口也说不清了。办公室是个大开间,很安静,人也不多,我与会计的对话被所有人尽收耳底。虽然我看不到他们的表情,但我猜想,经理也许会说,难怪那天下大雨你自告奋勇要去买东西呢。
  我满腹的委屈,但我没有流泪,我知道,离开了校园,我就应该长大了。并且我知道,会计一点都没有要故意为难我的意思,事实清楚,证据确凿,没人冤枉我,他们都是好人。我也没有寻找任何理由为自己开脱,虚报了就想虚报了,不要再提那十四元的打车费,
说出来更丢人。我书香门第性格腼腆不爱说话,所以事发当日,我没有过多的解释,我走错的路、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