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说她10年前被乡长强暴之后就不再做老师了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05-06 22:39
老了,皮肤黝黑黝黑的,没有了10年的儒雅与风韵,不再害羞,不再柔嫩,我看到她也不再紧张了,我满脑子都是她10年前洁白的臀部与细长脖子下鼓鼓的东西。
  我爸爸是国家法律机关的,她来找我爸爸是为了自己离婚的事情。
  她说她10年前被乡长强暴之后就不再做老师了,因为被强奸过的人就不配做老师了,于是她做了农民,后来她就被她的父亲强迫嫁给了瘸子村长,那样她家就可以多拿点“公分”了。现在村长被双规了,改革开放后赚不到钱,种田又亏本,半年一头养猪赚20元,她
老公还经常打她。她这次来城里是找我爸爸帮忙离婚的。她还哭哭啼啼地把大腿上的青一快紫一块翻出来给我父亲看。我偷看了一眼,果然伤的不轻。她的腿好看极了。
  我在我的书桌前哭了,她看到我哭了,却不知道我是为她而哭。
  我恨我爸妈为什么晚生了我10年!
  我终于意识到10年前我在课堂上听她讲“1+1=2”的时候是多么盼望自己快点长大与她结婚啊。
  我用被子蒙头大睡了一天,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她,我一辈子最爱的老师。
  后来听说她离婚失败,依然遭受瘸子老公的折磨。
  前几天听广告界的一老大哥说他儿子今年上高二,他准备了一桌千元大餐及每人2包软中华香烟来慰劳这些狗日的教师。而且他强调,这是请教师吃饭的最低标准,比TMD的妇产科的医生还黑。
  还有,前不久CCTV报道一福建老师对全班十余名为成年少女女实施了性侵犯。我看到这挡节目的时候还以为是5年前的旧事拿出来重说的。事实上,这样的事情在我们身边已经是屡见不鲜了。
  我们的家长感到茫然了?我们该把自己的孩子交给谁才能放心?那些生了女孩的父亲,该如何面对如此之多的性侵犯?难怪中国人一直都不想生女儿。
  虽然我有几位很要好的高中同学后来都成了教师,但这仍然改变不了我对教师的鄙视、痛恨与厌恶。都说70年代出生的人没有遇到过好老师,我赞成这话。我藐视“教师”这样一种黑暗、腐朽、没落的太阳底下最黑暗的职业,我深信这样的职业迟早有一天会寿终正
寝的。
  我会将大家对我的看法及辱骂忽略不计,我也会把所有的道德谴责甚至是法律责任置之脑后,我会始终如一的坚持我的观点。我诅咒那些伤害过我们的老师。我不指望他们低头思过,我不再相信他们的谎言。永远不信。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第三大流氓:医生
    我是个传统男人,平时也比较洁身自好,可几年前不知道怎么突然得了淋病。听人说治疗性病要到正规大医院就诊,切不可以找电线杆上贴的那些游医。于是我请假半天到了全市最权威的一家大医院排了3个小时的队终于挂号成功,然后又到秘尿科排了半小时的队才
轮到我,医生括弧(女)括弧叫我把裤子脱了,我于是就脱了,反正也是得了性病的人了,廉耻之心全无,医生一看,说:性传播疾病,简称性病,要化验、尿培养、需要连续打7天吊针才可以根治,如果不及时治疗可导致不孕不育,严重可发展为阴茎癌,如果不根治的
话那么残留在睾丸内的链球菌可以导致胎儿失明。
    我问医生总计费用多少钱,她说大概4000元吧。
    我一听傻了眼,自己根本就没那么多钱啊,即便是一月不吃不喝工资也就2500元。我回去想了一个晚上,决定第二天上街找电线杆试试。按照地址电话我果然找到了那位游医,本来没打算用他的药,可当他说60包治的时候,我二话不说就给了他60元钱,他给了我两
盒“氧弗沙星”,叫我早上一颗晚上两颗吃下去。我回去刚吃了一盒,下身原先瘙痒、红肿、流浓的症状就完全消失了。后来我把药全吃了,淋病痊愈了,打了电话过去道谢。那位游医说:如果想巩固一下就再买两盒阿奇霉素或者罗红霉素吃一下,那样保证你永不复发
。我照做了。这么算下来,我一共只花了100多元就治好了我的“性传播疾病”,更重要的是一点都没有耽误我的工作。
    两年后,我生了儿子,现在儿子两岁了,跟他妈妈在一起,活泼、可爱、健康,过几天发张照片到我的博客给大家看:)。
    提起儿子,我又想起两年前,在破腹分娩之前,医院要孕妇在一份协议上签字,大概内容好象就是万一孩子夭折了跟医院一点关系也没有,你必须同意这些霸王条款,否则就不给你接生。于是可怜天下父母心,他们早有准备,送了红包,几乎是乞求这些妇产科医生
刀下留人。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,好象红包已经成了购买新新生命安全系数必不可少的筹码,好象没了红包,孕妇肚子里的孩子就随时可能被推上断头台。
    呜呼!悲他母亲的哉!
    不要说生孩子,就现在一个普通人得了感冒,不花个两三百,不吊上两天盐水根本就别想病情有什么转